首页 

当前时间:2020-07-16 23:54:27   桌面版 |  用户中心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 > 妖股暴风迎来终局,但江湖早已没了冯鑫 | 艾问人物

妖股暴风迎来终局,但江湖早已没了冯鑫 | 艾问人物

发布时间:2019-08-30 23:12  责任编辑:佚名  分享到:

原标题:妖股暴风迎来终局,但江湖早已没了冯鑫 | 艾问人物 来源:艾问网_每日人物

暴风终于迎来终局。

近日,暴风集团称,由于没有聘请到首席财务官和审计机构,6月30日之前无法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以及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与季报。根据创业板的相关规定,公司股票将于7月1日起停牌,届时公司股票将停止交易。

这则消息,昭示着暴风的退市,超6万名投资者将竹篮打水一场空。

暴风的创始人冯鑫早在去年7月就被公安带走,此后暴风就一直风雨飘摇,如今,是真的再也撑不下去了。

从亿万富翁成了阶下囚,从“视频第一股”沦落到如今的功败垂成终要退市,冯鑫和他的暴风集团,也不过经历了短短5载。

开局

冯鑫生于1972年的山西,和李彦宏、贾跃亭是老乡。

早年间,冯鑫在几家销售型公司待过,练就了一张巧嘴,这为他的事业带来了极大助力。

“我在喔喔干过,喔喔在奶糖业一年干掉大白兔。我还在三株干过,有一年三株营业额从6亿到68亿。”冯鑫后来回忆时曾提及那些他参与过的销售奇迹。

其后,27岁的他进入了金山做销售,那时,中国的互联网软件事业才刚刚起步。

1999年,冯鑫在金山上班时,雷军在台上讲:今年业绩目标2700万,比较难,各位要好好干啊!

(金山时代的雷军)

看着眼前这个操着仙桃口音的30岁男人,早就做出过“一个省一千万”销售业绩的冯鑫,当时就笑了,就差问出一句:Are you OK?

凭借出色的销售能力,冯鑫所管辖的西南区业绩很快力压华东华南,他也被调回北京,不久便升任金山毒霸市场总监。

金山以通用软件起家,但在很多公司不懂做网游的时候,雷军就已经做了《剑侠情缘》。在周鸿祎还不知道什么叫杀毒软件的时候,金山毒霸已经垄断中国市场。

为了带领金山上市,雷军更是历时8年,经历5次波折,为此常常通宵达旦工作。

那个年代,金山是中国互联网当之无愧的领头羊,雷军作为金山公司总经理,功不可没。

搭上了金山这辆快车,再加上自身能力出众,冯鑫被一步步提拔到金山毒霸事业部副总经理的位置,每天与雷军出双入对,很快成了公司里的红人。

(金山时代的冯鑫和雷军)

但冯鑫却打心底里不喜欢雷军。

冯鑫甚至当面吐槽过:“我觉得跟你在一块很烦,你就像铁丝网一样,拿铁丝撸我的神经,一点儿都不放松。”

那时他要帮雷军收拾办公桌,开完会还要帮忙收拾烟头和碎纸。多年后,他还会不忘向雷军吐槽这件事情。

2004年5月,冯鑫最终选择离开金山。没过两个月,就被早早盯上他的周鸿祎请去入职了雅虎中国。

在金山,冯鑫只是毒霸的副总经理,而在雅虎,冯鑫一下子就被提到了整个软件事业部的总经理,真正开始独当一面,成了一方诸侯。

作为雷军的老对手,周鸿祎从这次“挖角”中收获了某种胜利后的快感,而作为雷军的昔日下属,冯鑫也感到自己的价值终于被发现,沉睡的野心渐渐苏醒。

在雅虎中国工作一年后,冯鑫选择了离开。他没去周鸿祎推荐的迅雷,而是搞起了播放器。

此时的影音江湖,已经是一个需要力战和厮杀的红海,但年轻的冯鑫却自信满满。

毕竟手握金山时代多年来积累下的技术和管理经验,背后还有老领导周鸿祎的行业影响和人脉,凭借自己的能力,肯定能做一家比迅雷更大的公司。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冯鑫首先去找周鸿祎商量,当时的周鸿祎早已靠着把3721卖给雅虎,成功套现了1.2亿美元。已经财务自由的他,心心念念的却是要做搜索,干翻百度,对播放软件毫无兴趣。

面对冯鑫的请求,“红衣教主”直接回绝说——你这个方向我不做。无奈的冯鑫只能再跑去金山找雷军,雷军表示要考虑两周。

如果不算后来的狱中时光,这大概是冯鑫人生中最难熬的两周,用他自己的话说,“我觉得是在等待别人宣判我的命运。”

冷静下来的冯鑫自己算了笔账:找人投资做播放器需要200万,但自己做20万其实也能开干。

2005年,决定“不求人”的冯鑫自掏腰包成立公司。几个月后,第一款产品“酷热影音”面世。面对激烈的市场环境,上市以后的酷热影音一直不温不火,公司发展并不顺利。

(当年的酷热影音)

这时,他遇到了人生中的另一个“贵人”,蔡文胜。

1970年出生的“草根”蔡文胜,是个一辈子都在跨(套)界(利)的商业奇才。

从15岁辍学摆地摊,他先后卖过服装、倒过建材、炒过房地产,直到2002年的域名倒卖让他彻底发家;2005年之后,蔡文胜更是转型成了天使投资人,凭借着福建人特有的赌性,眼光和运气,先后押中了美图秀秀、58同城、创新工场等一众明星企业,摇身一变成了创投教父。

听过冯鑫的创业计划后,蔡文胜当机立断,第二天就给冯鑫打去了300万元人民币,占股18%,随后,蔡文胜又把IDG介绍过来,追投了300万美金。

有了资本的加持,粮草充足、兵强马壮的冯鑫开始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市场上名气最响的播放器——暴风影音。

打不过竞争对手怎么办?买下来就完了。

2007年,冯鑫以1000万的价格收购了暴风影音,酷热影音和暴风影音整合为暴风网际。

同年3月,公司再度合并了另一个播放器——超级解霸的知识产权和部分技术人员。

自此,暴风一跃成为国内本地视频播放软件第一品牌。

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背景下,暴风影音还获得了来自经纬创投和IDG的600万美元融资。

2009年,暴风影音用户总数发展到2.8亿,每天上线用户达到2500万,仅次于当时的QQ和迅雷。

那时候,当下大火的腾讯视频、优酷、爱奇艺等视频软件都还没出世,暴风影音在江湖呼风唤雨。

此时,冯鑫的个人财富积累,也开始驶入快车道。

通过“免费软件+贴片广告”的模式,暴风的收入在2014年做到3.86亿,利润4000万。

2015年3月24日,暴风集团登陆创业板,在40天里拉出36个涨停板,股价最高时曾达到327元,市值突破408亿元,市盈率接近1000倍,一度被称作“妖股”。

暴风内部也因此诞生了10个亿万富翁、31个千万富翁、66个百万富翁,暴风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冯鑫本人账面身家也超过百亿,暴风集团和冯鑫一时风光无限。

造富的神话掩盖了公司的隐忧,冯鑫身上朋友多、交情广、手头松的缺点也在上市前后暴露的淋漓尽致:暴风上市时的发起人高达27个,中小投资人更是不计其数,基本上来者有份。

而辛辛苦苦十几年,“好人”冯鑫自己的持股比例只有25%。暴风上市的巨额收益,大部分都因为他的“慷慨”,被财务投资人拿走。

此时的他还不知道,这次赚足了面子的大宴宾朋,日后都将由他个人买单。

漩涡

尽管冯鑫爱看《道德经》、西方后现代意识流文学作品,是个讲义气的山西汉子,但是资本市场的重重利益,仍是迷乱了他的眼睛。

为了维持高昂的股价,上市后的暴风不得不开始一轮轮的讲故事。

从投影到AR、到暴风魔镜,再到暴风TV,冯鑫一直努力寻找着市场未来想象空间巨大风口,不断追逐热点。

2015年,冯鑫在致股东信《暴风站在“黄金十年”的起跑线上》中正式提出了DT大娱乐战略及联邦生态战略思维。

在他看来,或许资本的游戏是如此简单,如同十年前拿下暴风的逻辑一样。

买就完了。

2016年3月,暴风集团发布公告,要花10.8亿元并购稻草熊影业60%股权,核心资产是吴奇隆和刘诗诗夫妇的商业价值。

当时正巧赶上他们大婚,一时媒体上到处都是“吴奇隆的10亿聘礼”的大标题,好不热闹,但这场并购,最终被证监会一票否决。

之后,稻草熊影业在2017年2月得到了阿里影业的投资,估值仅为1173万,而在1年9个月之后,阿里影业也退出了稻草熊。

要是暴风真的买了稻草熊,只会赔的底裤都不剩。

而随后的MPS收购案,真的彻底将冯鑫拖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在当时的文娱风口之下,一心追随“老大哥”乐视脚步的冯鑫,同样盯上了体育版权这块“蛋糕”。

2016年5月,暴风联合光大证券,分别出资2亿元和6000万元成立浸鑫基金,并撬动招商银行等其他出资方募资50亿元,合计斥资52亿收购MP&Silva公司(简称MPS) 65%的股权,买下了这家拥有2016年欧洲足球锦标赛、意甲联赛等顶级赛事资源的国际顶级赛事公司。

冯鑫的目的很明显:自己先用52亿把MPS买下,再倒手高价卖给暴风,装进上市公司。

如此不仅自己可以赚上一笔,还能拉升一波股价,两全其美,而接盘的自然是中国股民。

但就是这样一笔52亿的交易,冯鑫居然没想到要跟对方高管签竞业协议。

拿着暴风转账过来的巨款,MPS的老板们心里乐开了花,买豪宅买游艇买球队,唯独不续期手里的赛事资源,眼睁睁看着手里的众多体育赛事直播版权到期作废。

短短一年,MPS就从一个价值14亿美元的公司变成了空壳。

在管理层的恶意抽血下,收购仅两年半后,MPS就宣布破产清算。

三个意大利老司机早已另起炉灶逃出生天,冯鑫的52个亿却打了水漂。

(割了暴风韭菜的三位MPS老板,左起:卡洛· 波扎利、安德烈·拉德里扎尼和里卡多·席尔瓦)

大量投资者血本无归,暴风也迎来了压倒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

MPS收购案后,冯鑫卷进了官司里,暴风也多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从2019年4月起,暴风TV就被媒体曝出“自上而下”的通知解散工作群,直到5月20日员工接到暴风TV深圳总部微信通知,宣布队伍正式解散,大量员工开始维权。

还钱!

同年6月,数十名暴风TV员工千里迢迢赶到北京暴风集团总部,以拉横幅的方式再次讨要薪资。

2019年7月28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9月初,上海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对冯鑫批准逮捕。

此后,暴风集团的股价一路下跌至如今最低的1.52元,相比于最高点的327元,不值一提,曾经的超400亿市值蒸发掉了9成。

距离2015年的巅峰,还不到4年,冯鑫与暴风就从万众瞩目跌到了崖底泥潭。

自始至终,暴风唯一一个成熟、盈利的产品,就只有一个播放器。

人生

过山车般跌宕起伏的人生,与冯鑫的性格有很大关系。

冯鑫曾在一次演讲中提到:创业者大概有两类,第一类为名利,自我实现;第二类为人生“过瘾”。

冯鑫显然是第二种。

这样一个追求极致“过瘾”的性情中人,或许是个好销售,但绝不是个好商人。

蓝港互动创始人王峰曾提到:打工的时候,冯鑫是唯一一个敢于顶撞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上司的人,很多人不那么喜欢他,他还是一个十足的硬核摇滚迷。

“我记得窦唯被抓的时候,他在看守所门外等人家出来,把公司的事情也丢下不管了。”

云科技创始人程苓峰也曾在《朋友冯鑫》中评价:他“太讲义气,太相信人”,像是个活在90年代语境中的摇滚青年,这种人能做好朋友好哥们,但没办法做一个好的CEO。

其实冯鑫的“朋友们”从一开始就很清楚,暴风根本打不过BAT支持的在线视频巨头们。

炒作归炒作,机构投资人对暴风并没有多少信心。

早在2016年,暴风限售股解禁的第一个季度,就有一半的投资机构清仓撤离,两个明星投资人蔡文胜和江南春也迅速抛售套现,到了2016年三季度,两人均消失在了十大股东名单上。根据当时的股价计算,两人套现都在5个亿以上。

而作为公司法人代表,冯鑫自己却不但没怎么减持,还不断质押股权给公司的项目做担保。

那些赚得盆满钵满的朋友们,向他挥了挥手,转头离去。

宴席过后,只留冯鑫独自买单。

2016年4月,在那笔将自己送进铁窗的收购案敲定前的一个月,冯鑫曾接受过一次采访。

他说:“这个世界是荒诞的,本质上是偶然的,成功也是,要随时做好什么都没有的准备。”

他说的很对。

参考:

《冯鑫和贾跃亭,两个胆小鬼》字母榜,2019

《镰刀们的朋友圈 》无冕财经,2019

《冯鑫:我被暴风绑架了》雷晓宇,创业家,2011年

《冯鑫:江湖中迷走 浑然身自由》雷晓宇,创业家,2015年

《谁把冯鑫送进了铁窗》中国企业家,2019年

“你觉得做什么最挣钱?”

“经济不景气,你怎么看?”

“将焦虑抛之脑后好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