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当前时间:2020-07-04 21:04:19   桌面版 |  用户中心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 探访北京核酸检实验室 日均40万的样本到底怎么检测

探访北京核酸检实验室 日均40万的样本到底怎么检测

发布时间:2019-08-30 23:12  责任编辑:佚名  分享到:

  原标题:记者探访北京核酸检实验室,日均40万的样本到底怎么检测?

  6月17日,新京报记者探访北京大学首钢医院发现,医院在户外区域设置了专用的核酸检测和发热筛查门诊通道,可现场排队预约做核酸检测。检验科的工作人员介绍,每日可检验上千个样本。工作人员介绍,早上7点、下午3点两个时间段人员较少,排队等候时间短。

  18日,该院一座新建立“临时方舱”也投入使用,被用于提供核酸检测服务。

  6月14日,北京98所医疗卫生机构面向公众提供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服务。6月17日,相关负责人表示全市日均核酸采样约40万人。不少检测点前排起了长龙。

  早7点、下午3点人流量少

  6月17日,在北京大学首钢医院急诊楼东侧的道路上,新京报记者看到,医院设立了长达数十米的核酸检测预约、挂号通道。

  现场工作人员介绍,核酸检测通道自14开始设置,开设已有4天,每日都有数百人前来检测。其中14日、15日,有不少社区、市场及餐饮行业人员集体来检测,排队的人“基本处于爆满状态”。

  现场,正在预约和挂号的市民排起长队,不断有工作人员提醒排队人员要保持一米间距。自费检测的市民排队挂号后,缴费180元开出检测单据,便可前往采样。

  队伍中的曾先生说,他在海淀一商店内从事销售工作,因雇主要求要持有核酸检测报告才能上岗,所以他来此预约。正在排队的徐女士则说,因自己喉部不适,“希望检测有个结果能让自己放心”。

  17日下午,新京报记者看到,排队的人数明显减少。工作人员介绍,在人流量较小时可直接检测,免去排队等候时间。“建议早上7点或者下午3点左右来,这两个时间段人比较少”,工作人员说。

  在检测通道处,数名工作人员在此接受预约咨询,同时将发热病人引导至不远处的发热诊区,以减小感染风险。发热诊区的相关负责人介绍,如果发现确诊病人,将联系定点医院转移治疗,疑似病人则会被安排在隔离区留观。6月16日,有近800人参与筛查,其中有50余例发热,但该院至17日还未收到疑似新冠病例。

  北京大学首钢医院副院长王海英介绍,6月11日,在接到北京市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报告后,医院启动应急预案成立应急队伍,做到核酸检测“应检必检”,同时保证原有病人的正常就诊。

  为缓解前几日出现的检测人员排队情况,医院在空地上新建了一座长约十五米的“临时方舱”。医院信息中心工作人员王磊向新京报记者介绍,“临时方舱” 由3个长约5米的房间组成,从6月16日晚间开始修建,目前搭建完毕,已通电通网。“临时方舱” 作为核酸检测挂号收费和集中采样的新增场所,已在18日正式投入使用。

  每天站立检测10小时采样

  “摘口罩,抬头,张大嘴”。6月17日,北京大学首钢医院急诊楼旁的一处红色帐篷下,两名身穿白色防护服、头戴防护面罩、戴手套的护师,正对排队的市民依次进行咽拭子采样。棉签在被检测者的喉内刮过,不到十秒钟,样本便被收集到一个试管当中。使用消毒液消毒手部后,护师再进行下一次采样。

  消化内科护师刘思宇主动报名,从14日开始在采样点值班。14日之后,被安排前来核酸检测的人员大量增加,当日的队伍即使“拐了弯”也延绵数十米,排到了急诊门口。

  15日晚间,在发热门诊帮忙的刘思宇,临时接到了区里下派的核酸检测任务。当晚,200多位来自苹果园东附近市场的市民,手持社区的介绍函前来检测,她和同事一直忙到凌晨3点,将全部样本送往了检测实验室。

  她和另外两名同事,每天要在采样点站立将近10个小时。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为了缓解疲乏僵硬,她会时不时微微蹲下或者伸伸腿。

  尽管有一台电风扇对着她摆头,但30多度的高温下,隔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刘思宇还是被闷得全身湿透。实在受不了,她会在中午休息时完成消毒后,稍微拉开脸部的缝隙,让风吹进去,“那个时刻特别舒服”。

  声音也因防护被层层包裹。刘思宇只能喊出来,才能让面前的检测者听见。她常常觉得“嗓子冒烟,脑瓜子嗡嗡的”。15日晚间,大批市场人员前来检测时,刘思宇怕大家听不到,只能将急诊门口的扩音器拿来维持秩序,回答咨询。

  一些被检测者喉部敏感,采样时会忍不住咳嗽。刘思宇告诉他们,要尽量憋住一口气,张大嘴不要呼吸。她操作时,也会稍微偏下头,防止唾沫飞溅到面罩或防护服上。还是有不可避免的情况,她总能感觉到患者咳嗽后,一股热气喷在她手套上。这次采样结束后,她只能更换手套,清洗手部。

  检验科一日检测上千个样本

  在住院楼二楼的检测实验室,样本被放在一个金属制的“传递窗”内。这个银色通道是样本进入实验室的第一步,表面贴着“新冠核酸检测标本接收处”字样。采样点工作人员将阀门打开后,将样本放在通道中。

  一墙之隔的实验室有高度的安全防护要求。据检验工作人员介绍,样本经传递窗进入实验室内部后,将被工作人员消毒、扫码、录入、核收,并放入56℃温箱中灭活30分钟。

  实验室内,检测人员身着密闭的防护服、护目镜,双手带着手套在生物安全柜中,用“加样枪”将检测者的样本吸入,滴进提取试剂盒的预制板中,完成“加样”。

  实验室由多个具备不同功能的房间和区域组成。样本的实验操作经过分工,通过各个房间的“传递窗”传递完成。“传递窗”同时仅有一方可打开,中间设有紫外灯用以消毒。室内均处于负压状态,防止气体外泄造成可能的污染。

  样本此后需要在一台“扩增仪”中进行基因扩增。“通俗地来讲,试剂盒有可以找到核糖核酸的‘侦察兵’,经扩增仪找到之后扩大,我们就可以根据图表分析出结果”。检验技师许月鹏介绍。两小时后,相关数据便显示在电脑中,工作人员判断结果,并将报告审核发放。

  从周日(14日)开始,随着筛查人数上升,核酸检测量陡增。检验科工作人员介绍,实验室在14日当天检测样本约500多个,15日600多,到16日完成了1200多个样本的检测。17日中午,又有500多份样本在这里等待检测。

  实验室明显忙碌了起来。许月鹏和同事们将一波样本检测完成后,马上便要开始下一批次的检测,连续几日来都在晚上12点以后才能回家。“基本停不下来”。平时的核酸检测大多来自住院,2个人可以完成工作,但现在,6个人都忙不过来。

  从14日开始,检验科副主任郑凤芝已连续三天没有回家休息,为了将检验任务完成,她每天都要忙到凌晨两三点。因为太困,她便直接在值班室内睡觉,第二天六七点继续起床工作。在实验室拿着加样枪“加样”,需要高度的注意力,几个小时下来,身体总会疲惫。但郑凤芝说,自己的体质不错,能熬得下来。

  “对于我来说,就是工作摆在这里,我必须要去完成”。

  新京报记者 张熙廷 

责任编辑:范斯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