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当前时间:2020-07-13 07:38:24   桌面版 |  用户中心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A股“贾跃亭”知多少?华昌达创始人套现出国质权人被坑

A股“贾跃亭”知多少?华昌达创始人套现出国质权人被坑

发布时间:2019-08-30 23:12  责任编辑:佚名  分享到:

  新京报贝壳财经讯(记者 彭硕)一度沉寂的湖北十堰市上市公司华昌达,近日,因公司第三大股东王欢玲的“不间断”减持,引起资本市场关注。

  据华昌达6月23日公告,公司持股 5%以上股东王欢玲计划拟以大宗交易或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在未来六个月内减持公司不超过11943668股公司股票,占公司总股本不超过2%。十几日前的6月11日,王欢玲还在华昌达事先未公告前提下,偷偷减持了公司100万股股票,减持均价3.94元/股。

  值得瞩目的是王欢玲的身份。今年5月11日,王欢玲刚刚通过司法拍卖的方式竞得被法院拍出的、此前由公司第一大股东、前实际控制人颜华持有4000万股公司股份,并于6月10日才完成交割。

  另外,这4000万股票原本就是颜华质押给王欢玲的股票,交易时间发生在2017年9月末。因颜华至今未能偿还借款,王欢玲一纸诉状递交到法院,并由法院将上述股票查封且执行拍卖。在无他人出价的情况下,最终又被王欢玲以底价拍得。

  记者梳理相关公告发现,王欢玲减持上很大概率是被颜华“套路”后面对暴跌的股价无奈的“割肉”之举。

  2017年11月,距离刚刚质押完这笔股票不到两月,颜华即远遁国外至今未归。其走后留给华昌达则是一地鸡毛:债务纠纷、商誉频繁暴雷,股价也是连续走低。Wind数据显示,2017年11月1日,华昌达股价为17.12元/股,目前华昌达股价仅剩下3.66元/股,跌幅高达78%。

  连续抛售的股东是谁?原来的质权人成了接盘侠,被迫当了第三大股东,损失惨重

  相关公告显示,王欢玲最终成为公司第三大股东缘起于华昌达创始人颜华即将“离场”前的一次股票质押。

  2017年9月28日,颜华一天时间内质押了三笔股票,其中最大的一笔质押给了王欢玲,共计4000万股,占颜华当时所持股份数的24.34%。

  据了解,此时的颜华已经准备“离场”。除了质押这三笔股票外,在这前后,颜华已将手中能质押的股票全部质押完毕。公告显示,截至2017年10月16日,颜华已经质押了1.62亿股,占其持有华昌达总股份的98.79%。这之后,颜华即开始筹划出境。根据其前妻罗惠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述,颜华离境时间为2017年11月15日,至今未归。

  因为手中质押物这部分股票市值暴跌,王欢玲损失惨重,成为接盘侠。

  在颜华离境后不久,华昌达各项危机突然集中爆发,股价也由此一泻千里。根据wind数据统计,颜华质押股票给王欢玲当天(2017年9月28日),华昌达在二级市场的股价为20.31元/股,而到6月23日收盘,华昌达股价仅剩下3.66元/股,跌幅高达82%。

  如前所述,王欢玲通过法院拍卖下这部分被质押的股票后,随着今年6月10日,上述股票正式完成过户,王欢玲也由此晋身华昌达第三大股东。

  按照市面上质押股票一般采取折价比例5折计算,王欢玲接手的股票价格约为10.15元/股,按照当前股价计算,王欢玲大约损失了2.6亿元(不含利息费用)。

  股东连续减持背后,华昌达 “一地鸡毛”

  去年亏完上市来9年净利润,商誉暴雷,诉讼缠身

  在拿下公司4000万股份后,王欢玲便选择立刻抛售其手中股票。

  股票完成过户的第二天,王欢玲即在华昌达事先未公告前提下,减持了公司100万股股票,减持均价3.94元/股。6月23日,华昌达披露公告,王欢玲计划在未来半年内减持公司1194万股股票,占公司总股本不超过2%。

  这自然与华昌达并不光明的前景有关。

  颜华留给华昌达的是“一地鸡毛”——债务危机、资产减值暴雷,以及主营业务疲软。

  2017年12月份开始,华昌达陆续收到法院签发的《民事裁定书》,均为颜华个人信贷问题产生的债务诉讼。根据事后统计,颜华及前妻罗慧总共负债近30亿元。而在30亿债务中,还包含有颜华通过伪造公司印章,假借公司名义骗取的2亿元个人贷款,双方纠纷延续至今。

  因债务问题,华昌达自身也陷入多起诉讼,其子公司上海德梅柯汽车装备制造有限公司、湖北德梅柯焊接装备有限公司、西安龙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沈阳慧远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等全部股权或部分股权也被司法冻结。

  除留下一屁股债外,颜华早年一系列并购活动留下的商誉资产,也开始陆续暴雷。

  根据华昌达4月29日晚披露的《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未审计,以下简称《经营业绩》),2019年,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大幅亏损15.42亿元,创下自2011年上市以来的最大年度亏损,并超过上市以来的全部净利润之和。

  公告显示,信用减值损失和资产减值损失是华昌达在2019年巨幅亏损的最重要原因之一。其当年信用减值损失9630.52万元,资产减值损失为6.16亿元(其中商誉减值为值达3.53亿元)。此外,公司当年还因输了官司计提了或有负债3.81亿元。

  从基本面上看,华昌达主营业务亏损趋势很难在未来一段时间得到扭转,最终反映到股价上仍是跌跌不休。今年一季度,华昌达营业收入为3.8亿元,同比增加4.66%,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706.94万元,同比下滑39.06%。

  与此同时,华昌达的流动性问题仍横亘在上市公司面前。今年3月底,华昌达共有货币资金1.84亿元,而其流动负债却高达20.1亿元,其中短期借款是5.643亿。

  套现、伪造公章借款合计超30亿,颜华成第二个“贾跃亭”?

  颜华与贾跃亭前后脚出国,同样至今未归,且留下了一地鸡毛。

  1993年,颜华毕业于武汉理工大学机械系机械设计与制造专业,毕业后进入东风汽车工作。2003年,华昌达与罗慧创办十堰华昌达科工贸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汽车及工程机械行业成套自动化生产设备的总承包商,即华昌达前身。2011年,二人带领公司成功在创业板上市。

  受车市不景气等因素影响,上市之后,华昌达很快面临业绩下滑的场面。眼看主业不振,华昌达只得选择了对外扩张来维持业绩。

  2014年,华昌达用股权加现金的方式,收购了上海德梅柯汽车装备制造有限公司(德梅柯)100%的股权。其后,华昌达又收购了西安龙德、美国DMW、 W&H Corp. DMW等公司部分或全部股权。

  频繁并购增厚华昌达利润同时,公司股价也随之起飞。Wind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两年时间内,公司股价涨了8倍。同时,颜华与罗慧趁机多次减持,仅在2016年6月便合计套现8.63亿元。

  减持同时,颜华与罗慧还质押股权套现。截至2017年10月16日,颜华已经质押了1.62亿股,占其持有华昌达总股份的98.79%;罗慧质押了1440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9.46%。按当时股票价格估算,颜华、罗慧从质押权人处最少应拿走了18.17亿元。

  另加上此前减持金额,颜华、罗慧在资本市场已经套现走了27亿。

  不仅如此,颜华还伪造公章及相关手续,以上市公司名义进行了大量借款。仅2016年7月,国创资本名义借给上市公司,实际转至颜华账上的资产便高达2亿元。另据不完全统计,颜华实际冒用公司名义对外借款本息接近5亿元。

  此后,颜华和罗慧开始准备“离境”事宜。据其前妻罗慧透露,颜华已于2017年11月15日离境,理由为国外治病,至今未归。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彭硕 李云琦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柳宝庆

责任编辑:逯文云